皇马vs赫罗纳结果

“金耳朵”李文炳:城市水管的“把脈人” 發布時間:2017/08/31 瀏覽次數:4372

摘自《青年時報》2017年8月29日第1、2版

時報記者 駱陽 文 胡峻瑋 攝

  深夜的杭城街道上,他頭戴耳機,胸前掛著一只錄音機樣式的儀器,機器上連著一根線,線的底端是個三角形模樣的東西,邊走邊放在地面上,仔細傾聽著什么。

  他后面跟著一個人,手持一根1米多長、直徑1厘米左右的細鐵棒,碰到窨井蓋就俯下身,將鐵棒伸進去,耳朵則貼在另一頭的白色塑料上仔細聽,時不時還撬開窨井蓋看看……

  “他”叫李文炳,伙伴姓劉,兩人從事的是一個鮮為人知的職業——聽漏工。

  聽漏工是城市自來水管道管理中一個特殊的工種,主要利用聽漏設備檢測自來水管線漏水情況,可以說是城市水管的“把脈人”。來自杭州水務集團城南檢漏班的李文炳干這行已整整27年了,他有個外號叫“金耳朵”。


  22:00

  心中有兩幅杭州地圖

  一幅在腳上 一幅在腳下

  杭州的晚上10點依舊很繁忙,車子川流不息,路人行色匆匆。李文炳和他的老伙伴劉師傅將維修車臨時停在了環城東路和慶春路的交叉口上,準備開始工作。

  簡單地說,聽漏工的主要任務是借助工具,辨別出地下管道是否有漏水的聲音,一旦發現異常,第一時間向水務集團匯報,及時維修,保障供水管道的正常運行,避免水資源不必要的浪費。“這個是聽漏儀,這根鐵棒叫聽漏棒。”李文炳介紹,這27年,他靠著它們為杭州避免了不知道多少自來水流失的可能,也獲得了“金耳朵”的榮耀。

  “這次要檢查的是環城東路、慶春路交叉口到環城西路、慶春路交叉口之間的水管,長度約有2.8公里,加上沿街的小巷子、支路等,一晚上有3.4公里左右的水管要檢查。”李文炳介紹。在他的腦中有兩幅杭州地圖,一幅在腳上,高樓聳立,熱鬧繁華;一幅在腳下,僅能用耳、用心去傾聽和感受。

  背上聽漏儀、戴上耳機,手中的線拉著如秤砣一般的三角形鐵塊,走走停停,李文炳開始探索腳下這張“地圖”可能存在的問題。


  22:24

  聽漏工的世界永遠是聒噪的

  要從各種聲音中辨別想聽到的

  自來水管漏水一般分為明漏、暗漏和滲漏三類,明漏是最容易被發現的,暗漏是指自來水管道中的水流入下水道或滲透到地下,這種漏損不易被人發覺,若不及時發現,會造成大量的水資源浪費,因而需定期主動檢測。

  聽出地下是否有輕微的漏水聲并不容易。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杭州永遠充滿各種聲音。喇叭聲、走路聲、說話聲、輪胎和地面的摩擦聲……因為戴著聲音放大設備,聽漏工的世界里永遠是聒噪的。地面和地下的各種聲音經過這兩個儀器被加倍放大,還要辨別其中是否有自己想聽到的。

  “這里好像有點問題。”在醋坊巷李文炳停下了腳步,這時是晚上10點24分。他在一塊區域不斷徘徊,步子從一步1米變成了三步1米。“我來聽聽,上次也是這里出過問題。”旁邊的劉師傅說。

  “漏水的聲音多達十幾種,如果管道向上漏水,就會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如果向下漏水,聲音就比較悶,像水燒開的‘噗噗’聲。”李文炳說。

  “探、聽、看、測、鉆”是檢漏工作的五字訣,“聽到漏水聲后,在漏水聲音明顯處進行鉆孔,確定位置,然后把聽漏棒探進去,如果發現上面有水漬,基本可以判定這里漏水了。”

  在劉師傅也覺得這是個疑似漏點后,李文炳決定鉆孔進一步確認。


  22:42

  發現漏點 鉆孔進一步確認

  深夜工作的他們曾被誤認為小偷

  從維修車上搬下小型發電機,熟練地裝上鉆頭,兩人開始了打孔。晚上10點42分,在疑似漏點旁打了4個孔后,劉師傅把聽漏棒往里探去,拿回來后,果然在上面發現了水漬。正是靠聽漏工,自來水管道的維修從過去的“開膛破肚”變為今天的“微創手術”,維修成本大幅減少。

  這個時候,旁邊一個商務樓的保安走了出來:“你們在干什么?大半夜的打孔……”

  這樣的情況在李文炳的職業生涯中出現太多次了。“記得有一次,我們拿著聽漏棒在一個小區檢查漏點,結果樓上一盆水潑了下來。”

  李文炳說,當年杭州的聽漏工還沒有工作服,他和同事半夜在小區里檢漏,被當成“小偷”是家常便飯。因為作業時間多在深夜,加上手持鐵棍、不斷撬開井蓋,他們常常被誤解。小區的居民誤以為他們是抓老鼠的,路過的司機猜測他們在通下水道,而巡邏的警察則懷疑他們企圖偷井蓋。

  有了專屬的橘黃色工作服后,雖然很少再被誤會是“小偷”,可新的問題又來了:被當成保潔員。李文炳說,在居民小區作業,常會有人朝他們喊:喂!幫忙打掃一下這里的垃圾!

  在醋坊巷確定漏點后,李文炳做好了標記,便于第二天搶修人員開展工作。


  00:57

  到車來車往的馬路中央檢漏

  李文炳說最大的樂趣是找到漏點

  經過近3小時的巡線,李文炳和劉師傅來到慶春路和中山北路交叉口,這里有幾個需要檢漏的窨井蓋在路中央。在普通人看來。在車流中俯身聽漏異常危險,但李文炳說早已習慣。

  “習慣了。聽漏不僅是個辛苦活、良心活,也是個技術活。我們不僅需要責任心強,而且要耐心細致、經驗豐富,能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這樣才能不放過任何一個漏點。”李文炳說,最大工作樂趣就是找到漏點,有時候費盡心力,哪怕只找到一個漏點,也會有成就感,“一條管道,要是這兒漏一點,那兒漏一點,一年下來,至少能漏個上萬噸水。”

  當然,一切得到都要付出代價。為了聽清細微的漏水聲,李文炳他們需要把聽漏儀的聲音放到最大,原本分貝就高的嘈雜聲勢必更加刺耳,對耳朵也造成不小的傷害。

  重聽是聽漏工的職業病,50歲以后這種癥狀會更加明顯。今年55歲的李文炳已經有些不太適應正常的聲音世界,如果說話聲音稍小一些,他根本聽不清對方在說什么。多年的熬夜生涯,還讓他的臉上形成了兩個很大的眼袋。


  1:38

  杭城聽漏工僅十幾人且年齡偏大

  李文炳最擔心這個工種后繼無人

  凌晨1點38分,李文炳和劉師傅還在工作。

  對一個城市來說,聽漏工不可或缺。培養一個成熟的聽漏工需要三四年。除了上崗前要培訓,把城市的管道分布情況摸清楚,上崗后還要通過不斷實踐,才能總結出自己獨有的經驗。但這個工作的單一、枯燥和辛苦,很難留住如今的年輕人。“包括駕駛員在內,我們城南檢漏班只有5個人。”李文炳說,他原來帶過一個實習生,僅工作了一個星期就因為身體受不住離開了,而偌大一個杭州城,像李文炳這樣的聽漏工只有十幾個,且年齡多在50歲以上。

  除了辛苦,聽漏工作壓力也很大,定位不準會造成很大損失,特別是機動車道上有漏點時,定位不準會影響交通,同時,開挖路面的費用也很高。如果這個漏點造成爆管,水壓大甚至可能導致主要路面塌陷。

  聽漏工后繼乏人的問題困擾著很多地方的自來水公司。浙江溫嶺就發生過唯一一名聽漏工調離工作崗位,近一年時間沒有聽漏工,導致自來水漏失率居高不下的情況,最后招來兩名農民工,才算把崗位給“頂上”。

  李文炳說,目前大家最擔心的是檢漏工作后繼無人,“希望集團能多招一些年輕人,在我們這些老人退休前,能把經驗傳授出去。”


  2:41

  因為陪孩子玩的承諾總無法兌現

  他被認為是個沒有信譽的爸爸

  來到慶春路與環城西路交叉口,這次的工作總算要結束了。夜晚的杭州依舊悶熱,李文炳和劉師傅的衣服早已濕透,他們上了維修車準備返程,卻沒有打開車里的空調。“主要是怕一熱一冷感冒,現在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李文炳說。

  1990年時,28歲的李文炳已經在杭州的馬路上聽漏,現在他的孩子已25歲,李文炳還在從事這項工作。他說:“因為我的工作時間都在晚上,那時候正好我在處對象,后來成為我老婆的她當時很不理解,表示強烈反對。”最后,他說服了她,因為他稱這個工作叫“奉獻”。

  從青絲熬成白發,李文炳奉獻了整個青春。他說,最對不起的人是兒子。“我孩子一直認為我是一個沒有信譽的爸爸,因為他小的時候,我答應他去哪里玩,結果承諾總是無法兌現。我記得有一次帶他去兒童公園玩,都到門口了,結果單位一個電話,又把我召回去了。”李文炳苦笑,直到兒子工作了,才能稍稍理解他當初的無奈。

  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杭城“聽漏工”共發現漏點840處,已修復838處。無數個夜晚,他們默默守護著城市的自來水管網,盡心盡力地當好城市的“把脈人”。


  ●他說

  近兩年杭州大修管道,主要的管道基本都改造過,漏水的情況比較少了。管道更新快,材質好,我們的工作強度減輕了很多。集團還配備了一批先進的儀器,可以檢測每一個閥門的水壓,每天凌晨2點到4點接收信號,我們在電腦平臺上發現報警后再來尋找可疑的漏點,大大減輕了我們的工作量。

  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有年輕人能加入這個行業,畢竟再好的設備也要有人會操作,我就想趁著還沒退休的這5年,再為杭州城的用水安全貢獻點自己的力量。

皇马vs赫罗纳结果 吉林时时电子走势图 新疆时时历史走势 重庆时时开奖到几点 湖北丨丨选5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推荐任四推荐 天津时时开奖app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北京pk走势教程 新一代时时彩计划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辽宁11选5走势图定牛 11选5刷流水高手